当前位置:小说> 书库> 桃花命牌

桃花命牌

来源:奇热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夭夭

主角:顾青书

微信阅读下载阅读


精彩内容阅读

林经理指着中间的那块喷泉说道:“那个地方,就是当初第一个工人坠楼的地点,后来我们找了风水师父。师父说那个人死了之后阴气重,但是他五行属火,因此需要用水来镇压,我们才在那个地方建了一个喷泉。”

我附和着点了点头,风水的学问我不懂,但是既然是陈立找来的风水师傅,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。

我站在一堆玫瑰花丛的中间,朝着喷泉方向看去,整个喷泉修建的极为讲究,周边一米内没有丝毫的植物,但是却在东南西北四个角各放着四个兽首。

兽首全部对面着喷泉的方向,口中吐出的水,全部落入了喷泉正中心的一个白色圆环内。

这是一个镇魂法阵,我曾经在祖上留下来的古籍上面看到过,这个阵法一般是用来镇压恶灵。

我从花台上面跳了下来,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笑着说道:“没事,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。”

“是什么?”林经理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我嘿嘿笑了笑,“是什么,我还能告诉你吗?林经理这么聪明,总不会想着要来抢我的饭碗吧。”

林经理哈哈笑了笑,又开车将我送回了店里,临走的时候再三嘱咐,让我快一点,陈老板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地睡过觉了。

送走了林经理,我便开始双手环胸,坐在沙发上面将事情又捋了一遍。

陈立被梦魇的事情很容易解决,做一个拒灵牌就可以了。但是这件事情难就难在,拒灵牌是要不同的灵对应不同的木牌。

也就是说,如果对方是怨灵,我不能找一个对付恶灵的牌在应对。

那么这就要求我,必须搞清楚死去的那个工人,现在到底变成什么东西了。

想明白了这些,我从抽屉里面将古籍拿了出来,快速的翻阅着,然后找到了其中关于制作拒灵牌的方法。

大致的浏览了一遍,我便将古籍锁好,从卧室的柜子里面,将桃木剑和红绳取了出来,给陈立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自己晚上过去。

今晚,我要去陪着陈立睡觉。

不到半个小时,林经理的车便停在了门口,我将准备好的东西放在包里面,轻车熟路的钻进了那辆豪华的轿车里面。

陈立的别墅位于本市别墅群的最里面,林经理将我放在别墅门口,按了门铃便转身离开。

前来开门的,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保姆,她将我一路带到了二楼的卧室门口,陈立则是坐在卧室的床铺上等着我。

我简单的交代了几句,告诉他等一下就按照平常的习惯睡觉,我会睡在他的身边,遇到什么事情就喊我。

陈立答应了之后,便坐在床沿上看着我忙碌。

我将红绳从别墅门口一路引到了卧室的床铺上,然后在红绳上面系上了铃铛,点燃黄纸,将黄纸的灰烬均匀的洒在了从别墅门口到卧室。

随后我便让陈立安心的躺好,我则是躺在他的身侧,将红绳系在自己的手腕上,另取了一根红绳,将我的另一只手腕和陈立的手腕绑在了一起。

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我让陈立关掉了房间内的所有灯光。

陈立躺在我的身侧,沉重的呼吸声显示他一直都没有睡着,我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,两个大男人躺在一张床铺上,而且还手紧紧的握着,多少有点尴尬。

半个多小时过去之后,我实在忍不住,便开口问道:“陈总,你一般晚上几点睡?”

话刚出口,我就恨不得咬自己的舌,这话题开的也有点太尴尬了。

黑暗中,陈立醇厚的笑声传了过来,“那要看我能工作到几点,一般情况的话,能再三点前躺到床铺上,就算是好的。”

“这么晚?”我惊讶。

“每天,需要我亲自审核的文件就超过三百多份,如果赶上房产旺季,我甚至需要坐在办公室里面,连续看文件十几个小时。其中还不包括去走访工地和楼盘,我连吃饭,都只能在车上解决。”

“您那车上吃饭?也太奢侈了一点。”我不由得想起来陈立那辆豪华的轿车,里面基本可以放得下一张床了。

“你不知道吧,我那辆车上不仅有冰箱,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厨房。”

陈立笑着说道,我抿了抿唇,移动厨房啊!我一直做梦都想有一个,这样我就能走到哪儿玩儿到哪儿。

陈立似乎发现了我心里的小想法,笑了笑正打算说话。

突然,距离我手腕最近的一个铃铛响了起来,我按住陈立的手,示意他不要乱动,陈立紧张的绷直了身体。

我将手放到枕头下面,摸出了一张符纸握在手中,闭着眼睛轻轻念动口诀,瞬间,符纸在黑漆漆的房间里面发出幽幽的光芒,照亮了周围的黑夜。

铃铛声越来越响,越来越急切,我扫了眼手腕上面的时间,刚好十二点整。

突然,感觉到一阵寒风从微微敞开着的门缝里面吹了进来,我从床铺上一跃而起,将手中的符纸扔了出去。

符纸准确的贴在了门框上,一阵烧灼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。

“怎么了?”陈立跟着我坐了起来。

我看了他一眼,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即便是面对这样从未遇到过的事情,他依旧能镇定自若,目光紧紧地盯着门口,只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。

“没事,被符纸烧到了。”我安慰的说道。

陈立点了点头,继续躺了回去,经过一番动作,陈立跟我手上的红绳已经松动。

我快速的将红绳重新绑好,然后靠在床头,等着那个梦魇的再次到来。

经过一次的试探,陈立明显已经放松了吴多,竟然有心思跟我开玩笑起来,我嘿嘿附和着笑了几声,耳朵却一直都警觉着周围的响动。

一个多小时之后,陈立已经安稳的进入了睡眠,我想着可能今晚是确定不了了,便也靠着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。

突然,一声尖叫将我吵醒。

我猛地睁开眼睛,伸手按下床头的灯,漆黑的卧室瞬间亮堂起来。

我看到身边睡着的陈立满头大汗,双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脖子,两只眼睛瞪了老大,双腿抽搐着。

您的位置 : 小说> 小说库> 桃花命牌
返回顶部